千里騎行始于心——騎游渤海灣歷程之紅海灘(2)





就象婚姻中存在“七年之癢”一樣,長途騎行中也存在三日之痛。一般是在出發后的第三天,這時初行時的興奮已經消退,體力的消耗較大,加之前兩天長距離騎行帶來的肌肉酸痛、疲勞等逐步襲來,如果恰恰這時外部環境又比較惡劣,比如遇到長距離上坡或是長時間逆風,消磨掉出發時的雄心壯志,簡直是分分鐘的事。非常不走運,我們第三天的旅程,這些不利的因素全都遇上了。想知道我們當時的慘樣嗎?請往下看。

第三天,遼寧葫蘆島---營口,騎行204公里。

可能前兩天騎的有點猛了,三百多的起伏丘陵路,讓我們的肌肉起床后有些酸痛,尤其大腿和臀部,摸著都痛。但按照計劃,我們還是咬牙起來,五點半準時出發了,因為騎友蔣大哥已經到了,要帶騎送我們出城。


前來往行的騎友蔣大哥

在清冷的晨光中,蔣大哥帶著我們,直到葫蘆島和錦州邊界才揮別返回。蔣大哥是我們這一路騎行中,遇到眾多熱心人中,年齡最大的一位,初識時根本不能想象,如此快樂年輕的心態和健碩的身材,是已近七十的年紀,也許這就是圈內人常說的“騎行人永遠是年輕”的含義吧。


筆架山天路(此圖來自網絡)

在與蔣大哥的跟騎中,可能身體慢慢的活動開了,不那么酸痛了,速度也漸漸提了上來,沿著濱海大道,迎著朝陽,不到七點,就騎到了錦州的筆架山。這時海水剛開始退潮,從岸邊通往筆架山的“天路”剛有點模樣。所謂“天路”,是從海岸到海中的筆架山島有一條長1620米的砂石路,人稱“天橋”,隨著潮漲潮落而時隱時現,把海岸和島連在一起,只有潮水退盡方可通過,堪稱“天下一絕”。


錦州海濱雕塑


路遇錦州騎友,伴騎一段


知道這雕塑的含義嗎?倍加和諧!(貝加和蟹)

在筆架山附近吃完早餐,沿濱海大道繼續我們的環渤海灣之旅。錦州的海濱建設不錯,各種景觀也很漂亮,就是沒有人,可能季節還早吧。海岸邊的各種游樂設施,在海風中孤寂落寞,無比冷清!在感嘆中,我們誰都沒有意識到,這種孤寂的感覺,只是剛剛開始。


一望無際的長路剛開始


騎過錦州后,路兩邊的景色變得越來越單調,車開始越來越少,橋開始越來越長。車輪下的白實線延伸向天邊沒有盡頭,耳邊只有風聲和我放的音樂聲,偶爾有遠處的磕頭機和風力發電機群伴著我們前行!


12點過后我們進入遼河口景區,這段所謂的景區長34公里,水不多泥灘挺大,紅草零星幾片藏在其間。車少的不象話了,路上我們一人一個車道橫著騎都沒人騷擾,也沒車理我們。


遼河口自然保護區


荒無人煙的地方,橫著騎也沒人管


一望無際的河口灘涂地

始終如一的景色和呼呼的風聲,還有原本不怎么痛的肌肉又開始酸痛,讓我們的車速漸漸慢了下來。最頭痛的,是騎行中無論方向怎么變化,吹向我們的始終是逆風或側逆風,這毫無方向可言的“東西南北風”讓我們備感疲勞。更讓我們難受的是,在這荒無人煙的灘涂路上,根本就沒有就餐和補給的地方,而我們隨車帶的食物和水已經見底,僅靠幾塊夾層中“漏網”的椰子糖支持著。


景區正在整改,百十公里難見人煙

沒辦法,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沒有選擇,我們只能咬牙往前騎。小音箱電源已經耗盡,耳邊只有呼呼的風聲和自行車的胎噪聲,一望無際的天地中似乎只剩下我們幾個,那種孤寂之感,難以言喻。而又直又長的路仿佛在和我們開玩笑,好容易到一個拐彎的地方卻是又一個又直又長的開始!

大約三點多,在過錦州后騎了將近一百公里才遇到第一個農村小超市,真是久旱逢甘霖的感覺啊,進門不問價格,吃的喝的收拾一大堆,給老板登記一下就開始大塊朵頤,一種好幾天沒吃飯的感覺。可惜當時光顧著填肚子了,沒把當時的吃相拍下來,肯定看著吃什么都香!


遼河口特大橋

在小超市吃飽了肚子,恢復恢復體力,我們就又上了路,因為前路漫漫,不知道還有多遠才能繞出這片河口灘涂區。 直到騎過了二界溝,才算繞出了遼河口的灘涂地域,又拐上了濱海大道。夕陽西下時,疲憊的我們終于拐上了遼河口特大橋,橋下不遠就是營口了!


本來今天我們的騎行目標就是一百三四,但在只能前進不能后退的類似無人區中,騎行里程無奈從一百三四延長到一百七八,最后定格在了200!這200公里,沒有順風下坡相助,有的只是無處不在的東西南北頂頭風!可以說,第一天騎的200公里,可能是“春風得意馬蹄疾”,沒感覺出怎么累,而今天的204,卻是硬逼出來的。但是不管怎么狼狽我們堅持下來了,最艱苦的第三天過去了,后面的旅程會怎么樣呢?(未完待續)



注;本文整理于網絡,所有權歸原作所有。如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



游記作者

作者

hejie

游記:917

話題:0

路線:0

小組:0

相關景點

久久综合久久香蕉网欧美